黃土高原母親的藝術 全集

定價 NT$2,700

漢聲雜誌第 81-83 期
作者 | 黨榮華
頁數 |
規格 | 18.5 x 18.5 cm
裝訂 | 精裝
語言 | 中文-繁體

尚有庫存

貨號: MAG081-083 分類: ,

描述

黃土高原母親的藝術
長年以「銜接傳統與現代」為職志,漢聲工作同仁深深感受到今日「來去匆匆、什麼也留不住」文化面貌的危機。
現代快速資訊衝淚下,世界文化現象雜難並存,迅起迅落,如浪花、似泡沫。對於身邊堆積了過量商品廣告式的「泡沬文化」,現代人固然可以隨用隨棄,不必因其消失而惋惜。然而,泡沬中畢竟也淹沒了一些文化珍寶,任其沈淪不覺就太令人痛心了。
值此二十世紀末,人類文化走向劇烈轉型的時代,許多經千百年淬煉、長期積澱下來的一些人類文化模式,往往就在現代人來不及揀擇、挽留和運用的情況下,一眨眼,就永久性地消失不見了。這裡所謂的消失,不只限於外在形式,也包括其中涵容的精神價值。
因此我們在「民間文化」出版崗位上,推出「失傳」系列,期望大家能正眼看待一些瀕臨消失的文化國寶。欣賞傳統文化之美的作用尚在其次,重要的,是思考一下:如何從中擷取令我們「長精神、壯氣力」的要素?以調節現代生活的種種困境。

「失傳」系列的第一部作品,便是來自黃土高原,母親的藝術--「陝北剪紙」。
陝北地處有「華夏文明搖籃」之稱的黃土高原。這一帶遍布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遺址,是黃帝時代氏族文化的發祥地,也經歷其後秦、漢、隋、唐一連串古文明的高潮,是文化層極為博大深厚的地區。然而,到了近代,仍持續著傳統農產經濟的陝北,被重重的黃土山溝阻斷,就形成與現代文明隔絕的落後、貧窮地區了。
正因為地理的偏僻與封閉,此地的民間文化,活生生地保留了一些遠古遺風。其中最生動的莫過於婦女世代傳承下來的手藝--學者把它定名為「母體藝術」、又稱「本源文化」。其中包括剪紙、做麵花、刺繡等,充分顯現出華夏民族旺盛的生命力。
在陝北傳統生活中,家中女孩自幼便跟從母親或奶奶學習剪紙,起初照樣學樣,等臨摹熟了,就能脫離稿本信手煎出。剪紙手藝特別好的婦女被地方上稱做「剪花娘子」。她們剪出來的花樣往往流傳方
圓數十里村莊,成為婦女學習的對象。
如此,集世代無數婦女的巧手創造經驗,形成了陝北剪紙這項不沾絲毫力利色彩、淳樸而美好的傳統民間藝術。最令現代學者及關心藝術人士驚奇的是:這些傳統剪紙一方面傳襲下許多遠古紋樣,具備「活化石」般的歷史文化研究價值;另方面,其中孕積的許多美術造型要素,諸如簡化、平面裝飾化、線條的誇張與奔放、多重時空的同時呈現等,與近代美術探討及表現的方向往往不謀而合;甚至具備一些現代美術尚未探討、開發的造型要素。若追問傳統剪紙何以能溝通古今?其秘密在於民藝注重傳承、契合於人類群體的發展歷史;此外,它的表現真情率性,貼切於人性基本情感及視覺要求,故而有此長表不老的美術表現。
剪紙在傳統民間生活中,原本如四時繁花般有開有謝,循環不息。一年中每逢歲時節令,以及村落中鄉民的婚喪喜慶,婦女都必需剪出各種名目的吉祥剪紙,以繽紛的紙花把貧瘠的鄉野農合布置得觸目生春,美不勝收。剪紙的質地嬌弱、容易損形褪色。窗前、牆角、灶頭上貼的紙花,隔一段時日,又得在新來的節慶中除舊更新。傳統民藝便如此在婦女的巧手下生生不息,伴隨世代中國人生活起居,給予美的滋潤與對幸福生活的期盼….然而,植根於生活的民藝,一旦面臨生活模式的改換,其存在的必然性也就不保了。
近年來,由於大陸積極進行改革開放,現代化腳步深入偏僻鄉村,動搖了源遠流長的傳統生活方式。今天,就連生長在黃土高原山溝窯洞裡的女兒,恐怕也不再以學習千百年母系傳承的剪紙為榮了。看來,這分母體藝術走向「失傳」是必然的事。
本書的作者黨榮華是陜西人。他原學美術,以二十多年時間從事地方文化的研究和推動工作,現任陜西省文化廳副廳長。出於對陝北傳統剪紙的熱愛,他每每從剪花娘子的作品中拓下稿樣,回家對燈剪到三更半夜。如此,他不只積累了無數地方上的花樣,也對傳統剪紙的形式、技呿和內涵有相當的瞭解。
這一代碩果僅存的剪花娘子,老的老了,死的死了。值此民藝步向失傳的關鍵,把老大娘作品做一番收撿與集轡乃成為不容遲疑的工作,黨榮華於是召集多位服務於地方文化館的工作者,一起進行採訪和資料收集,於是才有這裡包括十九位陝北大娘作品和剪紙理論研究的集結。
近年來對民藝的研究的起步階段,『陝北剪紙』的研究也尚未抵達完善。縱然如此,漢聲仍然非常珍視這分難得

我們把『陝北剪紙』規畫分為兩篇--「論述篇」、「藝術篇」,分為三大本。當我們挑選印刷紙張,埋首於各色彩紙堆中進行設計工作時,禁不住思考到:一分原本活生生的珍貴民藝即將失傳。這部書的完成,除了提供現代讀者玩賞、珍藏之外,還能有什麼怍用呢?
無論如何,由於文化環境變異,要使傳統剪紙在現代生活中復活是不可能的事了。我們想到:民藝之美不只限於外在形式,也在其活潑的精神內涵。或許傳統的民間文化精神,能帶給現代人一些啟發。
民間美術專家張道一教授指出:傳統民藝有四項特質--俗、野、粗、簡。「俗」不是庸俗,而是能體現大眾的心聲;「野」並非狂野不馴,而是情感的自然抒發;「粗」不指鄙陃,而是擺脫了矯揉造作的虛飾;「簡」並非簡單,而是簡直和簡練。
四個字道出了傳統民藝及剪紙歷久長新的精神特質。再深思一下,現代人面對人際關係的疏離,要如何建立溝通管道?面對色情與暴力充斥的社會,要如何疏導人情?面對充滿謊言的商品廣告化世界,要如何恢復坦誠?面對物質與資訊的氾濫,要如何重尋合自然之道的簡樸?
此時,當你翻讀這本『陝北剪紙』,欣賞過來自黃土高原,十九位老大娘精彩的作品之後,大可以思考一下傳統民藝的四字真言俗、野、粗、簡,很可能帶給你許多省思,以及一些生活上的新想法與新創造。
同樣地,今天大家都熱衷談「社區文化」。其實,社區文化也正是紮根於地方生活的「民間文化」。如果社區成員都能從俗、野、粗、簡著手生活創造,那麼,社區文化建設也將不流於空泛、虛矯與繁瑣,而具備地方的特色。這樣,縱使「母體藝術」--傳統剪紙在形式上失傳,但一分來自民族母親的奶汁仍繼續哺育現代人,使我們長精神、壯氣力,建立充實的現代生活。